您现在的位置:

珠宝 >

张辉:如何认识旅游领域的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下)

编辑注:张辉教授在《》一文中,对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中的旅游进行了深入的阐述与分析。本文作为张辉教授研究旅游领域的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下篇,着重对旅游中的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进行了深入的思考。

旅游中的供给侧结构性改革

从旅游业对国民经济贡献角度来说,旅游领域的促消费、扩投资、增出口解决的均是需求侧问题,如果从旅游领域内部所包含的生产与消费、供给与需求之间的对应关系来说,旅游领域的问题也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重要的内容。我国旅游产业发育与成长的历程表明,我国旅游产业的进步是旅游需求推动的结果。需求的增长不仅决定了旅游经济发展模式和旅游产业规模,同时,也影响了旅游供给结构和旅游产业组织。当前,我国旅游业发展进入大众旅游时代,旅游经济的成长以及旅游产业的发育仅仅依赖于旅游需求侧的发力是难以推动我国旅游产业的转型升级,也难以推动我国现代旅游服务业的构建。

首先,仅靠我国旅游需求的增长,不足于推动我国旅游产业规模的同步增长。从表象来分析,这个命题似乎是不成立的。一般来说,需求决定供给,需求规模决定供给规模,一个国家或地区的旅游需求数量决定了这个国家或地区的旅游供给规模,从而推动这个国家或地区的旅游产业规模的增长。然而,如果我们从旅游的性质来分析,这个命题又是成立的。旅游的一个基本属性是空间移动性,旅游活动是一种跨空间的活动,从国际旅游经济关系来说,旅游的跨空间移动可以是本国范围内的旅游,也可以是世界范围内的旅游。也就是说,我国旅游需求的发展,既可以推动我国旅游供给的增长和旅游产业的发展,也可推动世界它国旅游供给增长和旅游产业发展。旅游需求推动旅游产业增长的效应大小取决于我国与世界范围内主要旅游目的地国家和地区的旅游供给结构与旅游供给质量,如果国内旅游供给结构与供给质量不能与旅游需求相匹配,在旅游效用、旅游类型、旅游质量与旅游需求形成明显差距时,便会形成旅游的溢出效应,于是需求的自然增长成为世界主要旅游目的地旅游产业发展的重要力量。近10年,我国出境旅游的年均增长速度达到20%,国内旅游的年均增长速度只有10%,该统计数据充分印证了这种溢出效应的存在。正如同我国制造业Made in China遍布全球,我国旅游业支撑着世界旅游业的增长,世界主要旅游目的国家和地区享受着我国旅游需求增长的福利。

其次,仅靠我国旅游需求的增长,不足于推动我国旅游产业国际竞争力的提升。尽管需求是推动旅游产业发展重要的外部力量,然而,一个国家的旅游产业国际竞争力的提升,仅靠需求的外部力量是不够的。波特教授认为,产业竞争优势是由产业的生产要素、需求因素、相关和支持产业、企业的战略和组织结构、政府、相关机会等六个要素决定的。但从产业整体竞争力角度看,一个国家的旅游产业是否有竞争力,主要是由技术革命和技术创新、经济发展阶段、产业资源、产业政策和市场规模五个因素聊城癫痫病治疗贵吗决定,最终表现为旅游企业或旅游产业能够以比其他竞争对手更有效的方式持续生产出消费者愿意接受的旅游产品,并由此获得满意的经济效益的综合能力。

从产业国际竞争力的基本概念与标准分析,我国旅游产业不论是产业组织和企业规模,还是产品效用和产业效益,与世界先进水平都存在巨大的差距。世界最大的旅游企业美国运通公司2014年年度营业收入达到349.32亿美元,利润为53.59亿美元,而同期我国旅行社总数为26650家,全行业营业收入为4029.59 亿元人民币,全行业利润为26.35亿元人民币。

以上数据表明,尽管我国出境旅游和国内旅游市场是世界第一大旅游市场,入境旅游市场是世界第四大旅游市场,却没有出现世界旅游发展的国际领袖型企业,伟大的市场没有产生伟大的企业;尽管我国具有巨大规模支撑的旅游产业融合商机,却没有引领旅游发展方向的商业模式创新;尽管我国拥有众多世界级的旅游资源,却没有形成众多的世界级旅游产品和具有国际竞争的旅游目的地。

第三,仅靠我国旅游需求的增长,不足于推动我国旅游产业的转型升级。我们知道,我国的旅游产业发展以及旅游目的地建设是旅游需求推动的结果,从理论上讲,旅游需求内容的演变以及需求结构的演进在一定程度上会推动旅游供给结构的变化。然而,受产业发展路径依赖的影响,旅游需求推动旅游供给结构的演变需要一定的时间。

在我国旅游需求进入爆发式增长阶段,旅游供给结构调整的滞后必然对我国旅游产业发展带来消极的影响,同时,旅游经济问题涉及产业与空间的问题,产业与空间的结构调整必然会引起资源、资本与制度的重新配置。例如,我国旅游要从观光旅游向度假旅游转变,空间上要求从景区依托向目的地依托转变,涉及到土地资源的重新配置;我国旅游要从团队旅游向散客旅游转变,管理上要求从行业管理向全社会管理转变,涉及到管理体制的重新配置;我国旅游要从小旅游向大旅游转变,产业组织上要求从单体旅游企业向链条旅游企业转变,涉及到产业组织制度的重新配置。而所有这些调整和变化仅靠旅游需求的增长是难以实现的。

以上分析可以说明,旅游领域的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不仅是我国社会经济发展的需要,也是我国旅游产业和旅游目的地发展的要求。在保证我国旅游需求增长的同时促进我国旅游领域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是推动我国旅游产业实现现代化、高级化、国际化发展的必经之路。

旅游领域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核心是如何让供给变得有效。这对于中国旅游业发展具有重要的现实意义和深远的历史意义。要使我国的旅游供给更为有效,重要的是改变我国固有的旅游产业发展模式,本着全域旅游发展思路从产业和空间两个维度重新构建我国旅游发展模式。

从巿场重心来说,要改变以入境旅游和出境旅游为重心、国内旅游产品与服务发展较为缓慢的局面,形成以国内旅游为重心的旅游市场体系;

从空间来说,要改变以景区为原发性母猪疯的治疗核心的旅游目的地体系,形成以旅游中心城市和旅游集散地为核心的区域旅游空间体系;

从旅游产品来说,要改变以观光旅游为主体的旅游产品供给体系,形成以观光旅游、特种旅游、专题旅游、休闲和度假旅游为主体的旅游产品体系;

从组织方式来说,要改变以旅行社为主体的团队旅游组织方式,形成以平台经济和网络经济为主体的团队、散客和代理旅游组织方式;

从旅游经济运行方式来说,要改变以点线旅游为核心的旅游经济运行方式,形成以区域为核心的板块旅游经济运行方式;

从旅游经济形态来说,要改变以观光游览为核心的小旅游经济形态,形成以居住地休闲和目的地旅行为核心的大旅游经济形态;

从产业组织架构来说,要改变一地经营的旅游产业组织架构,形成跨地区、跨国界经营的旅游产业组织架构;

从旅游发展机制来说,要改变政府主导型旅游发展体制,形成以市场为主导、政府与行业协会共同作用的旅游发展体制。

旅游领域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实质是推动我国旅游从自由竞争向垄断竞争过渡。长期以来,我国旅游市场处于一种低层次的自由竞争市场状态,对我国旅游产业的演进形成了阻碍。

一方面,低层次自由竞争的市场结构制约了我国旅游产业绩效的提升。我国旅行社、饭店和景区等三大支柱行业多年统计资料表明,全行业平均利润率、全员劳动生产率、人均利润率长期处于低位,旅游投资回报的持续低位运行不利于这些旅游企业的成长和发展。

另一方面,低层次自由竞争的市场结构使得旅游产业缺乏领袖型旅游企业去掌握旅游服务的定价权以及旅游市场的话语权,劣币驱逐良币成为我国旅游市场的基本形态。就全国来说,旅游领域内局部性产能过剩与供给短板普遍存在。

同时,由于决策、市场等方面的原因,我国旅游领域确实建设了一些空壳项目,出现了一些僵尸企业,这些空壳项目挤占了旅游资源和开发空间、僵尸企业扰乱了旅游市场秩序,必须下决心把它们从旅游供给体系中清除出去。通过对旅游领域过剩产能的出清,推动旅游企业间的兼并重组,形成实质性的卡特尔联盟,提高其对旅游行业服务价格及资本回报率的影响力,并借机抢占全球旅游市场,形成跨国旅游企业集团。

旅游领域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重心是降低旅游企业制度性交易成本(包括旅游企业的交易成本、税费、融资成本、社会责任成本)。由于我国旅游业长期以来实行政府主导型战略,政府对企业施加的种种管制无形中加大了旅游企业的经营成本,如智慧景区的建设、旅游规划的制定、节庆活动的组织、促销活动的开展、等级标准的评定。我们要增强旅游企业创新能力、提高供给质量与效率、提高全要素生产率,就必须坚持以“市场为主导力量、减少行政干预、优化供给结构、提高供给效率”为宗旨,通过降低制度性交易成本提升旅游企业的创新能力。

旅游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是一个老年癫痫患者如何药物治疗系统工程,涉及旅游业管理体制改革、出入境管理政策调整、旅游市场主体构建、旅游企业重组、旅游企业创新能力提升、旅游新业态管理、休假制度完善、旅游要素保障机制和旅游开发经营机制配套等。笔者认为,当前比较重要的几个问题包括:

第一,以全域旅游为发展思路对旅游发展进行顶层制度设计。旅游领域供给侧结构性改革重要的是制度层面的供给和改革,我国社会已经进入大众化旅游时代,旅游问题已经不仅是产业、经济问题,更涉及社会发展、生态建设、结构调整、城乡建设、文化提升、地区发展等相关问题。同时,面对我国当前社会经济发展与改革两大难题,旅游不仅是破解我国发展难题的重要领域,也是破解我国改革难题的重要领域。在这种社会环境下,急需通过全域旅游思维来推动我国旅游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发展。

第二,以旅游购物免税和退税政策为核心调整出入境旅游。中国出入境旅游最核心的问题是旅游贸易逆差,旅游逆差的核心问题是入境旅游增长停滞、出境旅游快速发展。导致这一结果的原因很多:中国居民可支配收入提高、主要客源国经济不景气、人民币汇率升值、中国国内旅游价格上涨等,这些都是旅游业发展的外部条件,对旅游业来说是外生变量。对旅游贸易逆差的治理,要从增加入境旅游消费和一定程度减少出境旅游消费两个方面入手,但不宜采纳征收出境旅游税的方式。从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角度而言,以旅游购物免税和退税政策为核心来调整出入境旅游关系最为妥当。

第三,以解决我国出境旅游购物溢出问题为目的设立国际旅游自由购物区。改革开放以来,国家为了推动社会经济的发展,在不同的发展阶段,针对社会经济发展的重点,先后设立了经济开发区、科技园区、自由贸易区,进而提升了我国的制造业、科技业和贸易的发展水平和竞争能力。随着旅游消费对社会经济拉动作用的提升,应积极谋划在国内一些旅游发达地区设立国际旅游自由购物区,这对于提升我国国际旅游地位、推动旅游国际化发展、增强旅游国际竞争能力都具有重要的作用。

第四,以满足居民国内度假需求和居民养老需求为中心建立各级国家旅游度假地和国家养老地。。将草原度假、山地度假、海洋度假等作为基本形式,设立不同的国家牧场、国家农场、市民农庄、市民山庄等商业模式的度假地,满足多样化的国内度假需要。可以考虑在一些经济利用价值不高的国土上寻找适合这几类度假形式的区域,建设国家级旅游度假地、实行特殊政策。同时,面对我国老龄化时代的到来,选择环境和资源较好的地区,通过经济“飞地”形式,建立各级各类的国家养老地。

第五,通过相关制度与政策规定,限制三、四线旅游城市旅游目的地和相关景区以旅游地产名义进行的地产开发。由于资本以及投资回报的各种原因,在我国一些地区旅游目的地建设和旅游区开发过程中,出现了大量房地产项目,有些旅游区房地产项目占比很高,大大破坏了旅游区的旅游环境,对旅游区的房地产项目要从制度与政策上进行规制,要从旅游区规划上进行控制。同治癫痫病到哪个医院治的好时,对于已建成的房地产项目,要通过各种类型的分权分时度假平台,盘活这些地区的库存商品房,使这部分库存进入旅游市场。通过分权和分时等不同的商业模式,

第六,通过散客服务体系构建,加强旅游目的地管理。早期中国旅游的发展是以景区景点为空间依托,呈现出“小旅游”的特征。进入新世纪,旅游业的边界和范围大大扩展,产业的微观构成基础发生了根本性的结构变化,中国旅游的发展进入“大旅游”时代,旅游业的空间依托以过去的景区景点为主转变为以城市和城镇为主,相应的围绕景区的开发管理模式转向城市和目的地管理,而散客服务体系则是一地向旅游目的地转型的关键。从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角度来说,我国要在中心旅游城市以及旅游集散地建立起完善的散客服务体系,包括观光体系、预定体系、租赁体系、标识体系、风景道体系和救援体系,以适应大众旅游时代。

第七,基于旅游客源地-目的地-集散地空间结构,开展新型区域旅游合作。不同的区域和城市分工不同,中国旅游产业在空间上以行政区域为核心,各个行政区域以自身利益为本位定位为旅游目的地,力争更加突出区域的目的地功能。随着旅游市场的结构性转型和经济活动的空间聚集,加上新的交通运输空间格局的形成等因素,促使旅游空间结构发生了转型,区域之间形成了旅游客源地、旅游集散地、旅游目的地的新型分工,这要求区域之间开展不同类型的旅游合作。同属区域下的不同旅游目的地要依据区域中心城市的旅游类型来构建不同的旅游产业链,中心城市的旅游要结合周围旅游目的地的资源与技术情况,将旅游产业链的部分元素交与这些地区形成错位发展。

第八,通过制度设计,推动我国旅游产业组织向更高级方向发展。旅游产业组织既是一个中观问题,也是一个微观问题。它不仅是旅游市场运行的结果,同时也是政策与制度设计的结果。可以说,我国出现的与市场秩序有关的问题,大都与我国旅游产业组织的合理性有关。我国现有的旅游产业组织是在点线旅游经济体系下形成的单一形态的“小旅游”产业组织,是难以适应现在的复合形态的“大旅游”市场发展需要的。我国旅游产业组织重建的主要方向是在长线旅游方面建立以批发商为核心的旅游供应商、旅游代理商和旅游零售商组成的旅游经营商体系,要解决互为代理商、互为批发商的旅游产业组织现状,促使旅游经营实现专业化;在短线旅游方面建立以城市旅游集散中心为主导的旅游产业组织体系,充分利用“互联网+”的平台,将一日游的各个旅游要素进行有效整合;在度假旅游方面,要将度假地、包机公司、旅游代理商和批发商进行有效地融合,促使度假旅游产业组织体系的完善。

总之,现阶段旅游领域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与创新是非常重要的。只有在保持旅游需求增长的同时,在旅游供给侧进行创新与改革,才能解放旅游生产力、发展旅游生产力。创新虽然也包括微观领域的基层旅游部门和旅游企业,但更重要的是从国家层面进行顶层设计,这考验着我们旅游行政管理者的能力与智慧。

© xinwen.haabh.com  鄂州新闻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