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中小学 >

九龙神鼎最新章节_ 第1110章 死亡匕首_小说下载/手机阅读_领域文学

    “苏羽哥哥。”正当苏羽惊疑时,身后冷不丁响起清脆悦耳的银铃笑声,紧接着,一双纤细的手臂,从后面将他的腰环住。

    苏羽身躯一震,那声音,不是仙儿又是谁?

    扭头望去,一身明丽彩衣的秦仙儿,扬着明媚动人的俊秀小脸,一眨不眨望着苏羽,眼眶中,全是激动和喜悦的泪水。

    “仙儿……”苏羽喉咙仿佛被什么堵住,心中哽咽,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默默转过身,苏羽将眼前柔弱娇小的倩影,深深拥入怀中。

    几年过去,她个头略微高了一些,小脑袋已经能顶到苏羽的下巴,身体也逐渐成熟,胸前一对馒头软糯糯的,将胸前撑得饱满而圆滑,双腿越发修长和紧致,显得分外有力。

    最大的变化,是昔日可爱俊俏的小脸,如今越发别致,玲珑似精雕细琢,乍一看如单纯朦胧的小狐仙,惹人喜爱。

    只是,苏羽心中闪过一丝疑问。

    她什么时候这么厉害,能避开我的感知,不知不觉出现在我身后并将我抱住?

    修炼到如今,苏羽感知力惊人,周身三丈内等同于禁区,想无声无息靠近苏羽三丈,非尘仙强者不可能。

    不过,这个念头只是一闪而逝,他几年中修为变强,作为云崖子也想收为弟子的死亡凤体,如此异常体质,仙儿修为增强有何奇怪?他应该感到高兴才对。

    疑虑消失,苏羽轻搂仙儿娇小身体,站在院中静静享受久隔的温馨。

    “苏羽哥哥,仙儿很想你,非常想的那种想。”仙儿紧紧抱住苏羽,似是要融入苏羽的身体里面一样,生怕下一刻苏羽又逃走。

    苏羽唯有满心的歉疚,脑海中回想仙羽郡王,回想妖娆阁主的话,心中一凛。

    有些事,该早下决断了。

    “仙儿,关于静雨的事,我想……”苏羽认真望着秦仙儿,鼓足勇气说道。

    通过手术能治好癫痫病吗仙儿却伸出手指,滴在苏羽唇前,轻柔道:“现在属于你和我的时间,仙儿不想听其他的事。”

    苏羽欲言又止,默默一叹,用力搂紧了她纤弱身躯。

    二人相拥,在斜阳下,在如血黄昏中,静静立在山巅,任由轻岚拂过身体,任由云霞飘过头顶,他们只是这样久违的拥抱着。

    天地渺远,时空悠悠,他们这一相拥,似是要拥抱到时间的尽头,拥抱到,天荒,地老。

    不知何时,仙儿在苏羽怀中闭上了皓眸,不久琼鼻里就传来小猫儿一般的鼾息。

    仿佛许久许久,她不曾睡过,如此安详的睡过。

    苏羽没有惊动她,将其抱入屋中,默默守过漆黑的夜晚,守到了天地第一线黎明,穿透云层,落在了身上。

    望着怀中沉睡的仙儿,苏羽将她轻轻放下,抬头仰望向天外。

    三九之劫,人劫第八日,中州王快到了。

    轻轻放下仙儿抱着自己的双手,苏羽在其额头轻吻一记,眼中满是爱怜和歉意:“对不起了,我的仙儿,从此往后可能无法再陪你,所以,只能趁你睡梦中,告诉你,我昨日未曾说完的话。”

    “仙儿,我爱你,亦如爱着静雨。”苏羽鼓起勇气,道出内心所想。

    一个人可以同时爱上两个人吗?可以,但对那两人而言公平吗?不公平。

    当苏羽觉得,自己所爱只有夏静雨一人时,却发现,自己无论如何忘不掉那个楚楚可怜,需要人保护的小小女孩。

    他明白,这一生都不可能忘记。

    因为,爱着夏静雨的同时,他当做责任的小小妻子,也早已占据内心,占据了他的爱。

    只是为了所谓的公平,迟迟不愿承认心中念头。

    如今人劫近在眼前,从此前交手情形来看,在劫难逃。

    临死之际,经过仙羽郡王点拨,苏羽才念头通达。

    人生一世草木三秋,不给自己,也杭州哪家医院治疗癫痫好呢不给别人留下遗憾。

    所以,他想告诉仙儿,告诉她,自己也自私的将爱分为了两半。

    只是……他终究没有机会说出去。

    就让仙儿沉睡吧,就当昨日的相拥是一场梦,让她在睡梦中,等待苏羽的消亡。

    道出心中所念,苏羽行至茅屋前,最后深深看了眼她,心中了却一桩遗憾,走出了茅屋,望向天外。

    中州王的气息,近了。

    该离开了。

    一步踏出,苏羽没有再回头,径直射向远方,一个远离仙儿的方向。

    一个时辰。

    苏羽不知来到何处,此地山野茫茫,一片荒芜。

    立在一条长河前,苏羽严阵以待,右手以真气包裹灭仙箭。

    看其架势,是准备与中州王殊死一搏,虽然,九死一生。

    嗤啦——

    一声巨大的空间撕裂声,似天地被撕裂一般,宛如雷霆炸响,落入苏羽耳中。

    裂缝中,皇者气息,浩荡无匹滚荡而出。

    “就此结束吧,无聊的追逐。”中州王皇袍身影瞬移而出,双眸漠然俯视苏羽。

    被阻隔五日,追逐三日,整整八日才追上苏羽。

    “是吗?如果你想杀我,早已动手,是惧怕我手中的灭仙箭吧?”苏羽左手以真气引出一张弓,右手以真气包裹灭仙箭,搭在了弦上,瞄准了中州王。

    中州王淡漠的面容微微起了变化,唇角肌肉轻微跳动,瞳孔也微微缩了缩。

    显然,纵然苏羽发挥不了灭仙箭的全部威力,可就这样射出来,也极具威胁。

    “就算拼着受伤,也要灭掉你这只蝼蚁,九龙神鼎是我成神关键,你拿了我的东西太久了!”中州王对此鼎势在必得,哪怕被灭仙箭射伤。

如何治疗小儿癫痫    二人遥遥对峙,情形对苏羽极其不利。

    但中州王也没有立刻出手,他不想伤在灭仙箭之下。

    突然,苏羽忽然眉头一皱,渐渐脸上布满灰暗之色,浑身青筋暴突,面容上抑制不住呈现痛苦之色。

    握住灭仙箭的手,更是不断轻颤。

    低头望去,其胸口处,一团灰暗的气流,正游走向其四肢百骸。

    “这是毒?”苏羽痛苦道,一双眼中却无半分意外之色,反而嘴角勾起丝丝的解脱。

    他早就知道,自己已经中毒,可却佯装不知,迟迟不肯利用银河星沙解除毒素,只有一个可能,他不愿解毒。

    因为,下毒的人,他心甘情愿死在她手里。

    中州王冷漠面庞,露出一丝赞许之色,冲身侧道:“干得不错。”

    嗤啦——

    一缕空间裂开,自裂缝中走出一道娇小柔弱的身影,一身彩衣飘飘,俊俏如小狐仙,可爱又美丽。

    那,不是秦仙儿又是谁?

    只是相较于昨日的温柔可人,此刻仙儿的面容一片冷漠,双瞳暗淡,空洞无比。

    秦仙儿走出,恭敬立在中州王身后半步,淡漠道:“是师尊神机妙算,留下这一手。”

    中州王嘴角浮现一丝淡然笑意:“这世上,会有一种人,心甘情愿死在心爱之人手中,你恰恰是这种人!重情重义,是人性的优点,也是致命的弱点!我收她为徒,正是以防万一,防止你祭出灭仙箭。”

    望着渐渐无法握住灭仙箭的苏羽,中州王露出掌控一切的笑意。

    他迟迟不灭真龙城,就是因为他知道,苏羽终有一日会来到此城。

    收秦仙儿为弟子,也是如此目的,世间能令他不设防,甚至明知秦仙儿要杀自己,仍然心甘情愿的,唯有苏羽,这个亏钱了秦仙儿极多的男人。

    至于秦仙儿是否甘愿为其所用昆明看癫痫最好医院,当中州王找到她,从她眼中读出刻骨铭心的恨意时,就确认,这个女孩会成为杀死苏羽的一柄利刃。

    如今,果不其然。

    盯着逐渐不支的苏羽,秦仙儿眼中毫无眷恋,有的只是深深仇恨,神情冷肃,恨道:“你后悔吗?后悔过,抛弃我,选择夏静雨吗?”

    苏羽嘴角流出一丝鲜血,毒素已经发作了。

    他如何不知道,昨日的相拥,秦仙儿已在他身上下毒。

    只是既然快死了,为何不死在她手里,这样,或许能让秦仙儿的恨意淡化吧。

    “后悔……”苏羽因毒发,声音开始颤抖,语气却异常坚定:“后悔在对的时间,遇上了两个对的人,却没有承受的勇气,更后悔,让你和静雨,都受到了伤害。”

    秦仙儿不为所动,依旧冷漠如素,向前迈出半步,喝道:“那么,你知道自己该死吗?”

    苏羽没有说话,浑身爆发的毒素是最清晰的回答,他知道,所以宁愿死在秦仙儿手中。

    “好了,仙儿,夺下他的灭仙箭,剩下的交给我……”中州王仿佛盯着一具尸体,漠然吩咐。

    打蛇不死反受其害,苏羽未曾死透之前,他绝不敢触碰灭仙箭。

    然而,话语忽然一滞,猛然回头,喝道:“你在干什么?”

    只见,一柄漆黑如墨的匕首,插进了他腰间。

    握住匕首的手掌主人,不是别人,是他收的弟子,秦仙儿。

    秦仙儿脸上一片淡漠,淡淡道:“当然是杀你,为苏羽哥哥化解人劫。”

    “你,你这个欺师灭祖的……”中州王怫然大怒,他未曾设想过,秦仙儿居然在最后关头叛变。

    秦仙儿淡淡道:“有其师,必有其徒,我不是在学师尊吗?”

    中州王背叛了师尊神一尘,秦仙儿则背叛了师尊中州王。
    ♂领♂域♂文♂学♂*♂www.li♂ng♂yu.or♂g

© xinwen.haabh.com  鄂州新闻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