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创业 >

闻花思雪又一年最新章节_ 第111章 眼中的你_小说下载/手机阅读_领域文学

    城市陌生,房间陌生,王雪言却睡得很香。

    可能是旅途劳累,可能是终于没有了压力。

    一觉醒来,已是晚上七点。她在惊叹自己这么能睡的时候,发现天还没有黑。

    这个时候的杭州差不多都是华灯初上了吧!

    微风轻拂着窗帘,在柔和的夕阳下,王雪言看到了楼下客厅里此生难忘的一幕。

    宋以珍坐在窗边的沙发里,和夏子青一起看一本相册。

    夏子青很认真的指着相册对她解释着,她时不时的笑出了声。

    她停在楼梯上,感受着一片温馨,纠结了大半年的心第一次觉得安稳。

    夏子青侧着头,刘海依然软软的垂在面颊,他的脸被夕阳笼罩着,显得格外的清俊与立体。

    他们同时看到了她,宋以珍连忙起身,她也慢慢的走下楼梯。

    夏子青的眼神没有离开过她,像是要把她吸进眼底。

    宋以珍牵着她坐进沙发“你看,这是小夏收藏的相册,都是你们上学时拍的。”

    她讶异的朝相册望去,还真是。她也拿起相册一张张翻起来。

    一半的照片里有王雪言。她自己都不记得,怎么会有这么多的照片。

    那个青葱岁月里,她的一颦一笑不仅青春,还有点幼稚。每一个场景中的她都笑得那么自然。

    还有很多偷拍的照片,照片里的她有张望着的、有说话的,还有叉着腰的,虽然都是在人群中,但看得出来,对焦点却是她。

    她忍不住捂着嘴笑问道“夏子青你这是私藏了多少同学的照片呀?”

    宋以珍却眼神复杂的看了她一眼“睡得还好吧?”

    这还看不出来吗?这是藏了多久的感情。

    她翻看着相册,应着“嗯!”

    保姆过来叫他们开饭,坐到底癫痫病会死人吗下一看,晚餐还真是丰富。

    夏子青说“伯母,我们就在家里吃点,比较卫生,对身体也好。”

    宋以珍何尝不是这样想。餐桌上六个菜呢,土鸡的汤炖得金黄金黄的, 鲫鱼汤奶白奶白的,小炒牛肉丝又香又下饭,高汤菠菜很爽口,一盘凉拌小豆腐很地道,丝丝分明的酸辣土豆丝特别入味。

    夏子青给她盛了一碗鸡汤“阿姨熬的汤很不错。”

    广东吃饭的风俗就是这样,饭前先喝汤。有时候,汤比食材更有营养。

    确实有点饿了,他们吃得都非常香。王雪言吃着饭还给陈晨发了一个照片。

    深圳的气候与杭州不同,每个季节都温暖。

    四月的深圳,比杭州的温度高一些。王雪言穿了一件短袖的雪纹衫和一条蓬蓬裙,夏子青陪着她和宋以珍在别墅区里散步。

    他们走得并不快,别墅区是人车分流的,而且人也不多。

    迎面扑来的是带着点热度的微风,吹在脸上刹是舒服。

    裙舞飞扬间,王雪言走得并不快。

    夏子青不紧不慢的走着,慢慢的说着“阿姨,雪言,我的总公司在南山区,离这里半小时的车程。忙起来的时候,会经常全国各地出差,参加论坛讲课分享会。有时候下班会比较晚,可能还会在家里加个班。”

    说着挺不好意思的看了看她们“你们可不要嫌弃。”

    王雪言细细的看他,与以前完全不一样。她还挺怀念以前那个爱怼她的夏子青呢!

    宋以珍想客套几句,又觉得客套未免显得生疏。

    王雪言深深吸了一口气“夏子青,既来之则安之。你不用担心我们的,该怎么样就怎么样。”

    他拿了张银行卡出来,看得出是早 就准备好的“阿姨,这张卡没有密码,你们拿着平常家用。”

    宋以珍面对突如其来的卡有点惊讶,她看向王雪言。

    王雪言坦然的说“妈,你接着吧!”

    她知道,如果拒绝会显得自己太过计较。在外人看来,他们就是一家人不是吗?
铁岭市癫痫病中医治疗法
    “雪言,我想你可能不想张扬,所以我不打算摆婚宴了,你看可以吗?”夏子青说这话时其实非常矛盾。

    他很想告诉全世界,他结婚了。他不能自欺欺人,但他也不后悔,因为他心甘情愿。

    王雪言说“明天我们去民政局吧,办了结婚证才能办准生证的。如果你想请朋友们吃饭,只要你不介意,我倒是没什么。”这句话隐藏的意思其实是,以后她离开的时候,他在朋友面前不怕丢面子才好。

    夏子青不介意这些,很高兴的说“好,明天早上就去。”

    走回家时,王雪言又有点困了,宋以珍笑着说“这是正常的反应,你现在一定要吃好睡好。”

    她呆怔了会“那我不就成猪了吗?”

    夏子青也笑“哪有这么好看的美女猪?”

    他从客厅的一个柜子里拿出一个车钥匙“车库还有一台路虎,你出去的时候可以开。不过,我不建议你自己开车。”

    宋以珍也有点担心“还是不开车的好吧?”

    王雪言见他们有点杞人忧天的样子,好笑的说“放心吧,我既然都到这里来了,就会安安心心的保重身体,过好日子。 不会任性的。”

    三个人说了会话,终于回到房间里休息。

    夜,已深。

    夏子青一整天的神经都处于兴奋状态。就在快要走到自己的房间的时刻,他和王雪言同时停下来。

    王雪言拧着房间的手柄“夏子青,谢谢你。你今天也累了,早点睡。”

    夏子青默默的不吭声,只给了她一个笑容,示意她进屋。

    她也不再墨迹,轻轻带上了门。

    背靠在门上,尖着耳朵听门外的动静。

    夏子青没有做停留,回到房间,也轻手轻脚的关上门。

    鼻间是被子晒过太阳的阳光的味道,王雪言不再多想,迷迷糊糊间沉沉睡去。

    听着身后的脚步声,夏子青扭头一看宋以珍走到他身后。

 吕梁癫痫病哪家医院治的好   放下手中的早报,他礼貌的说“阿姨早。”

    宋以珍休整了一晚,精神挺不错。

    她坐在夏子青对面,问道“小夏,阿姨真的要谢谢你。”

    夏子青镇静的看着她“阿姨,我要谢谢你愿意和雪言到深圳来。”

    “雪言在感情上太任性了,女儿大了,当妈的也管不着了。我希望,这次的决定是对的。”宋以珍不自觉的说出心底的话。

    夏子青说“雪言一定是有难言之隐,阿姨要理解她。”

    何尝不是呢?宋以珍暗想!

    正说着话,王雪言也下楼了。

    她穿着一款米白色的连衣裙,修身又飘逸,更显得她身材的高挑。

    现在看上去,一点怀孕的迹象都没有。

    不得不说,夏子青看着很随性,但是本人却十分的细心。

    单从早餐来看,就营养搭配得很好,还讲究了口味。

    有粥、有面点、有果汁、有牛奶,还有配菜和水果。

    王雪言看着有点怔,心里寻思着难道以后每天真要吃这么多吗?

    在和夏子青去民政局的路上,她问道“你家里这个阿姨做饭还真不错哦,是不是学过的?”

    夏子青狡黠的笑“人家是营养师好不好。”

    王雪言不说话了,她只怕这是他特意为自己找来的。

    夏子青明白她的意思,宽慰她说“宋阿姨的手不方便,身体也没有完全恢复,你又怀着孕,加上我的工作也很忙。不找个专业营养师来给我们调理一下怎么行?”

    他有说有笑,把自己那份特意简单的带了过去。

    王雪言把头埋进了自己的臂弯,望向车窗外。

    她明白,这些情谊不是一句谢谢就可以了结的。

    虽然说是假结婚,但却是真领证。

   &nbs癫痫哪里看p;只要到了民政局,把这结婚证一领,他们就成了法律上的夫妻了。

    同样是说领结婚证,王雪言却没有当初那份不安。

    她端端正正的和夏子青拍了证件照,和他一起填了表格。

    在贴照片的时候,她认真的看着新鲜出炉的“结婚照”。

    自己的表情很淡定,并没有笑,便也没有苦着脸。

    夏子青嘴角上扬,由发的笑,而且带着些许紧张。

    现在民政局领结婚证还有模有样的,做了个宣誓台。

    让每对新人手拿结婚证向对方说我愿意。

    这时,王雪言有点沉默。

    夏子青笑着对工作人员说“这个就免了吧,我夫人不太习惯。”

    大红的结婚证,一人一本。

    王雪言紧握着证书,怎么也没想到,自己这就成了已婚人士。

    夏子青伸手在她肩上轻揽,力度不轻不重,不算亲昵,又能照顾到她“走,我们去办准生证。”

    一上午,他们都在办证。

    因为是在办事,两人都少了些扭捏。去办准生证时,人还挺多。

    王雪言看到都是孕味十足的准妈妈,相比之下,自己就像一个寻常人。

    夏子青却不这么看。人多的时候,他侧着身,一只手张开,不让别人碰到她。另一手则紧紧的揽着她的肩,把她拢向自己的怀里。

    王雪言一点也没觉得不自在,反倒觉得这挺自然的。

    坐着排队的时候,看到到那些陪着办证的男人们,要么紧握着老婆的手,要么和老婆轻声说些什么,当然也有比较沉默玩着手机的。

    她扭头看一眼夏子青,却发现他一直在看自己,就像在看稀世珍宝,唯恐一移开眼神,就会把她弄丢似的。

    她喃喃的问“夏子青,你在看什么呢?”
    ♂领♂域♂文♂学♂*♂www.li♂ng♂yu.or♂g

© xinwen.haabh.com  鄂州新闻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