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美股 >

混子的挽歌最新章节_章节目录 第二百零八章 百人集结(加更)_小说下载/手机阅读_领域文学

    “唐哥,别着急,有事坐下来说!”田疯子扶着唐文的肩膀,让他坐在了椅子上:“怎么了这是?”

    唐文咽了下口水,脸色煞白的看着田疯子:“疯子,这件事你一定得帮我,如果这把事要是出了岔头子,我就完了!”

    “唐哥,不至于的吧,刚才魏巍说的话,我也听明白了,不就是一点粮食让人戗行了吗,你虽然跟收购商签了合同,但说破天,也就是赔点违约金的事呗!”老三不懂装懂的安慰了一句。

    “不是违约金的事!”唐文着急的摆了摆手:“三两万块钱的违约金,我肯定是不看在眼里的,但是吉林那边的收购商是国企,这条线是我好不容易搭上的关系,如果能跟对方长期的合作下去,那在短时间内,我就能再向上迈一个台阶,这五万斤杂粮,就是对方抛的一个橄榄枝,也可以说是一个试金石,这笔交易只要做成了,那以后双方的合作也会顺风顺水,如果做不成,那对方就会认为,是我的能力有问题!”

    “行了,都别在这干着急了,小魏,你再给粮厂打个电话,看看是什么情况!”年纪最大的唐明礼,比较沉稳的交代了一句。

    “好!”魏巍点点头,拿着手机就出了包房。

    魏巍出去以后,田疯子皱眉想了一下,随即问道:“唐哥,刚才魏巍说的那个,跟你争粮食的大闽粮业,是个什么背景啊?”

    “大闽粮业的老板叫刘闵源,是隔壁镇的,最早就是个地赖子,后来靠倒卖粮食起了家,慢慢的做大了,弄了个大闽粮业,但他主营的产品是玉米和水稻,从来没听说他也做小杂粮啊,怎么他也会进来插一脚呢,操!”唐文烦躁的抓着头发,罕见的爆了一句粗口。

    ‘咣当!’

    唐文话音落,魏巍就推开门,再次走了进来,随即无奈的看着房间里面的众人:“打听清楚了,的确是刘闵源亲自过去的,不仅他自己,还带了二十多台车,粮厂的人说河南老年羊羔疯治疗哪家医院好,他们最起码去了二十多台车,坐了七八十人,看样子,是打算今天就把粮食收走了,不过......”

    “不过什么?”唐明礼眉头一皱。

    “不过粮厂的人说,看赵英达的样子,不像是真心诚意的要把粮食卖给刘闵源,倒像是被胁迫的!”

    “这他妈不是明抢吗!”磊磊眼睛一瞪,顿时急眼了。

    “不行,这粮食肯定不能让他拉走!”唐文做了个深呼吸以后,把目光看向了田疯子:“这个事,你无论如何得帮我!”

    “行!”田疯子一点没犹豫的点了点头,随后掏出了电话:“我现在就码人,但是这费用......”

    “放心,一分不少!”唐文拿起手包,就从里面掏出了三万块钱现金,拍在了桌子上。

    田疯子看见桌子上面的现金以后,犹豫了两三秒以后,拿起一摞放了回去:“唐哥,用不了这么多,出来办事,有车的,连车带人给五百,其余的按人头,一个人二百,这两万块钱,用不了的用!”

    唐文看见田疯子退钱的举动以后,十分感激的拍了拍田疯子的肩膀:“在这种时候没有落井下石,疯子,哥谢谢你了!”

    “唐哥,见外了!除去利益的关系,咱们还是朋友!”田疯子矜持的一笑,随后一招手:“行了,都先别吃了,咱们现在就去粮厂,无论如何,今天肯定不能让大闽粮业,把唐哥这批粮食拉走!”

    ‘呼啦啦!’

    众人听完之后,也没有什么异议,都步伐统一的推门出去,随后在楼下上车,唐明礼因为身份敏感,并没有和我们同去,就带着那几个业务员先行离开了,我们其余的人,则乘坐着一台凯美瑞和两台捷达,迅速向粮厂的方向赶了过去。

    下楼的时候,我心情挺激动的,因为在竞选的事上面,我们已经把唐文坑了,那在抢粮这件事上,我一定得帮他度过这绍吉林治疗羊癫疯专科医院个难关,我已经想好了,一会到了粮厂,我必须得身先士卒,绝对不能怂,就算是豁出去挨揍,那也得把唐文的这份恩情还了,虽然这件事不足以弥补我们对他的出卖,但起码能让我良心稍安。

    唐文存放粮食的粮厂在其他的乡镇,距离我们这里,大约有一个多小时的车程,我们赶往那边的时候,田疯子和老三他们也不断的在车上打电话叫人,但是费用却降低到了有车的每人三百,出人的只有一百块钱,即使这样,安壤市区里面的小混子们,也开始迅速集结,向着田疯子给的地点赶了过去。

    一小时后,通往山葵镇的必经之路上。

    ‘吱嘎!’

    田疯子点了一脚刹车以后,把车停在了路边,随后掏出手机,声音很大的就开始打电话:“喂?你们到哪了?对,你顺着青安线一直走,看见34公里路标的时候再向前走,在十字路口左转……这样,我留一台车在这接你们……行,一台银色的捷达,打着双闪,大梦在车上……好,好!就这样!”

    “疯子,怎么样了?”唐文中午喝了不少的白酒,眼睛通红的问了一句。

    田疯子点点头,揽着唐文的肩膀:“放心吧,唐哥!这阵子我们吃你的、用你的,现在你遇见事了,我们肯定得上,而且是玩命的上!今天这粮食,如果真被大闽粮业拉走了,那算我白活!”

    “兄弟,哥谢谢你了,这把事,我记你一辈子!”唐文重重点头:“今天这事,跟竞选没关系,费用我给你另算!”

    “行!费用的事以后再谈,走吧,咱们先去粮厂!”田疯子附和一声,随后扭头看着我们:“大家挤一挤,都上唐哥的凯美瑞和我的捷达,老三开着一台车留下,等安壤的人来齐了,你带着他们,直接去粮厂!磊磊、韩飞,上我的车!”

    “妥!”老三故作潇洒的甩了下头,开着一台捷达扎在了马路边上,随后我们也急匆匆的上车,向粮厂的方向驶去。

    车上。

   芜湖癫痫病要治疗多久; 田疯子一边开车跟在凯美瑞后面,一边快速的看了我和磊磊一眼:“知道为什么叫你们俩来我的车上吗?”

    “放心吧疯子哥,一会打起来,我肯定一步也不退!”我想都没想,就把自己的态度表达了,因为我觉得田疯子这个人,还是有一定人情味的,所以在竞选之外的事上面,他应该不会再次坑唐文。

    ‘咣当!’

    磊磊没说话,直接从车座子下面把刀抽了出来,算是表明了自己的态度。

    田疯子看见我的磊磊的动作之后,一点都不意外的笑了:“我叫你们两个来,就是怕你们两个会有这种想法!你们记住了,一会到了粮厂,尽量把咱们的人稳住,一个都别动手!”

    “不动手,什么意思?”磊磊顿时一愣,我也跟着皱起了眉头。

    田疯子神秘的一笑:“呵呵,今天这把事完了,石台村这边,咱们也就算收尾了!”

    看见田疯子的笑容以后,我心里咯噔一下:“疯子哥,今天这事,又是个套?”

    “对!”田疯子毫不犹豫的承认:“大闽粮业的刘闵源,就是李大宝安排进来的,而且今天这个日期,也是我给对面递的点子!”

    “咱们这么做,是不是有点超过底线了?!”我顿时急眼:“咱们已经打算退出竞选了,难道还非得把唐文祸害到家破人亡吗?啊?!你告诉我,都到这个时候了,咱们祸害唐文的意义在哪?”

    “这么整,是有点过了……”磊磊想了想,也低声沉吟了一句。

    “放心吧,我是奔着钱,绝对不奔着人!所以今天这事,牵扯不到唐文身上!”田疯子一边平稳的开车,一边耐心的给我们解释着:“今天这个局,是我做的,我的确是打算坑人,但坑的人不是唐文,而是咱们自己!”

    “咱们自己?”我顿时一愣。

 &nb周口市著名的羊癫疯专科医院sp;  “对!刘闵源的确是带人去了粮厂,但其实他从来都没跟赵英达签过合同,也没想抢粮食,而且他带去的人,都是我在安壤雇的小混子,钱都是李大宝出的,但是除了刘闵源以外,所有人都不清楚这里面的细节!”

    “大闽粮业不抢粮食?你这是玩jb啥呢?”磊磊被绕来绕去的,也没想明白,更糊涂了。

    “呵呵,你们就记住,一会到了那边,千万别冲动,保证咱们自己人别受伤就行,还有啊,遇事别慌,无论发生什么情况,那都是意料之中的!”

    “疯子哥,你能保证,这件事真的不会牵扯到唐文吗?”我强忍着怒气开口问道。

    “放心吧,我心里有数!”田疯子敷衍的应付了一句之后,就不再跟我们交流,安静的开着车。

    十五分钟后。

    我们已经正式进入了山葵镇,并且车速不减,卷着烟尘就向粮厂的方向开了过去,几分钟后,粮厂的轮廓已经映入了我们的眼帘,这个粮厂的围墙上喷着醒目的‘禁止烟火’字样,里面就是一个空旷的大院子,西北角的地方是一个很大的大仓库,还竖着十多个装粮食的大罐。

    ‘嗡!’

    田疯子一脚油门,捷达直接就扎进了院子,我向车窗外面看了一眼,此时仓库门口那边,停着两台前四后八的挂车和一台装载机,装载机的后面停着十六七台各色的私家车,这些车边上密密麻麻的站满了人,粗略一估计,也得有七八十人。

    我们这边的两台车稍稍减速,向着人群的方向就开了过去,直到离人群五米左右的距离,才缓缓停了下来。

    ‘呼啦啦!’

    对伙的几十人看见我们的车之后,直接就冲上来,把我们的车给围住了。l0ns3v3
    ♂领♂域♂文♂学♂*♂www.li♂ng♂yu.or♂g

© xinwen.haabh.com  鄂州新闻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